开网店
  当前位置:淘猫策 > 网商服务 > 人物中心 > 锤子到了最危险的时候

锤子到了最危险的时候

来源:未知  作者:王阳明  时间:2018-10-18 10:07  浏览: 次  字体:[][][]
锤子到了最危险的时候

 刚刚平息子弹短信下架的风波,接着又迎来锤子科技成都分公司解散的传闻。对老罗来说,2018年的秋天,俨然是一个多事之秋。

10月15日傍晚,微博用户“想去酒店躺着的pinksteam”发布消息称,锤子科技成都分公司解散。10月16日上午,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告诉媒体,该消息不实。16日中午,锤子科技官方辟谣,否认了“成都总部解散”的传闻,实际情况是公司“为加强技术团队研发实力,对北京、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”,成都总部职能保持不变。

22

“人员整合”是一个中性的表达,可以有很多种解读。在更进一步的消息公布之前,姑且可以认为这就是一次普通的人事结构调整,不宜去过多猜想,为什么要整合,以及怎样整合。

“投了个锤子”的成都 留不住锤子?

和子弹短信下架风波如出一辙,两件事都是传闻先行,辟谣紧跟,“谣言”和的存活期都不超过24小时。但重要的不是传言如何产生,也不是辟谣的口径,而是这些花絮带给人的联想——老罗的日子很艰难,确切地说,是仍然很艰难,以致于在“来了就不想走”的成都,锤子科技却给人一种萌生去意的感觉。

“成都分公司解散”传闻出来之后,媒体都在关注一件事,就是锤子的财务状况。虽然不是上市公司,不会定期公开发布财报,但锤子科技的一切,几乎都摆在明面上。

33

据公开资料,2012年以来,锤子科技保持着每年一次的融资节奏:

2012年3月,获得天使融资900万元。

2013年5月,获得A轮融资7000万元。

2014年4月,获得B轮融资1.8亿元(另有数据显示为2亿元)。

2015年6月,获得C轮融资约1亿元。

2016年11月,获得D轮投资约3亿元。

2017年8月,获得战略投资约10亿元。

一方面,每年都有资金注入;另一方面,锤子的经营也是持续亏损。据媒体披露,2015年,锤子科技营收11.87亿元,净亏损2.47亿元。2016年,锤子科技的营业收入为8.09亿元,净亏损4.27亿元,公司净资产为负2.4亿元。

锤子一直在“凉凉”的边缘走着钢丝。老罗除了每年的“科技相声大会”,剩余的主要工作,应该就是给锤子筹钱了。除了融资和拆借,老罗大概把能找来钱的方式都试了一遍。2016年,锤子科技最困难的时候,曾经两度发不出工资,老罗为拯救危局,不惜“卖身”到陌陌做直播。几经波折,终于熬到新机坚果pro上市。

“老罗能说出‘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’这句话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确实是个彪悍的人,他做锤子这6年,一般人早挺不住了。”锤子的一位离职高管曾这样评价罗永浩。

44

锤子也有甜蜜时光

2017年被认为是锤子“起死回生”的一年,不仅获得了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投资,坚果pro也在不到5个月时间内卖出了一百万部。

那笔10亿元的投资,有6个亿来自成都国企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,获得国资青睐,锤子公司上下绝对长舒了一口气,似乎可以展望“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”的甜蜜时光了。曾经表示“坚决不买房”的老罗,甚至在成都购置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套房产。2017年,老罗接连在成都注册3家公司,到年底,锤子科技宣布总部搬往成都,并在成都举办了新品发布会。2018年,老罗在北京举办的发布会上直接宣示:“我们是来自成都的企业。”

只不过,对锤子而言,那仅仅只是舒了一口气而已。国资虽然阔绰,拿着却容易扎手。由于国资的特殊性,天然更注重投资效益,这要求锤子必须在一定时间内交出像样的成绩单。难关并没有过去,反而多了一层压力,在“凉凉”的边缘行走,他们还得提着气。换句话说,锤子依然缺钱。因为做手机,是一件非常非常烧钱的事。从研发到生产到销售渠道拓展,都需要重金投入。2017年,华为研发投入100亿欧元,小米研发投入也有30多亿人民币,锤子手里的粮草,只能说是捉襟见肘。

55

老罗还得继续四处找钱。经过前几年的数轮融资之后,所以,今年年初,坊间传出了锤子与360洽谈合并的绯闻;今年8月,当子弹短信爆红那一周,老罗又急不可待地放出了与腾讯投资部接触的风声。众所周知,腾讯投资部搞过很多大手笔,京东、拼多多、美团、滴滴……身后几乎都有腾讯的身影。腾讯投资部像探子,更像伯乐,能够“点石成金”,化腐朽为神奇。

锤子与360没谈拢,这并不意外,因为老罗和周鸿祎都是“强人”,一山很难容二虎。腾讯投资部也没有消息,事实上腾讯今年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,股价较之年内最高点已经大跌40%,确实很难再去投资一款简版的微信。

这个冬天能熬得过去吗?

如果产品销售能带来现金流,锤子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。只是坚果手机一百万或者几百万部的出货量,与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相比,仍然微不足道。当然,“白手起家”做手机的锤子,要与这几家大户做比较,也显得不太公平。

在手机销量不理想的情况下,除了外部“求援”,锤子也曾尝试依靠其他产品获得现金流。2017年11月推出的空气净化器应该就是老罗计划的一部分,遗憾的是天公“作美”,去年北方冬天的空气质量出奇的好,畅呼吸净化器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2018年,锤子的另一个大动作是推出了“定义下一个十年”的“坚果TNT工作站”。这款产品引发了巨大的争议(或者说是非议),老罗的步子迈得太大,明显超越了市场的理解力。或许老罗并不在意TNT能卖出多少,他另有一盘大棋。据悉,老罗将这款新品视为打开硅谷大门的钥匙,希望能够借此吸引来自硅谷的投资。只可惜,新品发布5个月后,TNT仍然没有出货。

据《财经》披露,今年5月,锤子科技账上的可用现金仅剩5000万元人民币。老罗自己也坦言,锤子资金紧张。

每年一轮融资,2018年只剩下最后一个季度了,而锤子今年份的资金还没有着落。目前老罗最该发愁的倒不是和成都的“蜜月”能不能继续,而是锤子能不能继续活下去。

 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收藏到: 添加到QQ书签 百度收藏 订阅到抓虾 添加到鲜果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我摘 和讯网摘 yahoo 收藏到收客网 Digbuzz我挖网 添加到饭否 添加到google
    最新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    用户名: 密码:
   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匿名
    本站推荐